首页 |重要公告 |资源库 |秘书长文件夹 |各省文件夹 |先行点示例 |互动平台 |调查问卷 |电子书 |专家专栏 |经典名篇 |共享专栏 |家长心声 |联系我们
简体 繁体 English
重温教诲,激励迈进(四)
2018-06-08

重温教诲,激励迈进(四)

首届汉语在线快速阅读饶宗颐著作读后随笔国际展评现场活动专家报告听录文稿 柯汉琳教授

注:柯汉琳教授,现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中文学院院长,原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

柯:今天上午,我听了周主任、李教授他们两人的讲座,受到非常深刻的启示,所以今天上午我说是“补脑”。我们这些搞文学的人,往往缺少这方面的知识。今天他们讲的这个技术对人类文明发展的意义,对教育的意义,对我来说非常有启发的。上次也是在这里,听了他们的报告,我已深受启发。这次又是一次很大的收获。

我跟周主任说,我们强调信息技术的时候,确实要防止一个倾向,那就是忽略或者轻视人文审美的教育。这个问题,周主任非常赞同。当然,我们讲技术,不等于就一定跟人文对立。它应该是相统一的,技术中有人文,人文也不排斥技术。我曾经讲到,自然科学实际上有很深刻的人文教育、审美教育内容。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寂寞的春天》,是自然科学著作,却充满着人文审美内容,我们广东省编的高中语文教材,当时选文的时候,我就提到,应该选进《寂寞的春天》。后来,选进来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的教育不能变成技术主义的教育,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能做什么呢?作为文学研究工作者,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责任,在进行信息技术教育的同时,我们要加强做一些人文审美教育方面的工作。我今天这个讲座,既为这次“读饶随笔”活动做点知识性讲解,也是将人文和审美教育与信息技术教育结合起来的一个具体做法。

柯:我这个题目叫做“古今诗心共咏怀”,副标题是谈谈饶公和(he)阮公的咏怀诗。这样的题目,讲起来要花好多时间。讲四首,但我不可能只讲这四首,那变得孤立了。我这次读饶公的和诗,回头再读阮公的咏怀诗的时候,我受到很大的震撼,受到很深刻的启示!所以,我今天上午在这里听报告,突然有一种激动,就临时就写了两首七绝:

其一:

世事茫茫千古哀,悲歌八十泣灵台。

问君何处觅风骨,且向竹林听咏怀。

其二:

归趣难求遥复深,古今忧患两辞心。

自来和阮皆孤寂,感慨饶公识竹林。

阮籍的咏怀诗,表现的是内心的一种悲苦,基调是比较悲的。他的咏怀诗一共有82首,所以这里用“悲歌八十泣灵台”,“灵台”在这里我们解释为心灵。庄子文章里面指的是人的一个内心世界,心灵。“问君何处觅风骨”,我们讲士人,古代的士大夫,很讲究一种风骨,那我们去哪里找呢?“且向竹林听咏怀”。那就竹林七贤了。竹林七贤,大多数是有风骨的。但有个别就好难说,后来变化了。但总体来说,是比较有风骨的。所以我说,且向竹林听咏怀,就是在哪里可以体会到这些文人的风骨。那第二首就是讲阮公的诗表现的内容含蓄曲折,不易弄明白,正如钟嵘所讲的,“归趣难求”啊。遥复深,“遥深”那是刘勰的《文心雕龙》讲到的,阮公的诗是很遥深的,遥远,深远,不容易读懂。“古今忧患”,我觉得阮公的诗,概括起来,最主要就是忧患意识。“辞心”就是指这个忧患意识。饶公在评他人和阮诗的时候,用了辞心这个词。他说,有些人和阮公的诗,和得不好,只学他的皮毛,学他的辞藻,没有真正学到他的辞心。辞心,诗歌的内在精神。“古今忧患此辞心”! 指饶公与阮公相通的忧患之心。自古以来,和阮公的诗不少,但是这些人往往是比较孤独的时候,心情比较悲凉的时候,来和阮公的咏怀诗诗的。饶公呢,饶公跟他们有所不同。我觉得他在理解竹林七子方面比前人似乎更有特色,或者说更深刻一些。我也不能讲得过头,就是说他有他深刻的见解。他,应该说他读懂了竹林七贤,尤其读懂了阮籍的诗。所以我说,“感慨饶公识竹林”,就是这个意思。

柯:好,下面就进入正题,谈谈阮籍的诗和饶公的和诗。主要是讲饶公的和诗,但我们必须先讲阮公的咏怀诗。阮籍这个人,他是魏晋时期的一位著名诗人,是刚才讲的七贤,竹林七贤之首,“魏晋第一诗人”。后人对他的评价很高,所以他是晋代诗人第一。阮公这个人非常有趣味,他有故事。如果我们去查一下资料,就会发现这个人好像很浪漫。一位卖酒的女性非常漂亮,他就拉着他的朋友,也是七贤之一,叫做王戎,整天三番五次跑去那里买酒喝酒,喝醉了就在那里睡,不走,赖着不走。用“赖”这个字,当然有点开开玩笑了。就是这么一个人。甚至有一位女子,还没有出嫁,长得有些姿色,死了。他感到非常悲哀,他跟她家里人也不熟悉,跟这个女子也实际上素无来往,但他居然跑到她灵前去大哭。这样一个人,我们感觉到真的是好像情感非常丰富,大概叫风情万种吧!他敢作敢当,感情自然表达,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他。我们中国人有一个共通的性格特点,就是我们做任何事,说什么话,都要考虑别人是怎么评价我的。这叫他人主导。这样一种性格,有一位美国的文化人类学家,说西方文化叫做罪感文化,犯罪的罪。东方文化是耻感文化。耻感文化的特点是,说话、做事老是顾及别人怎么评价。所以,做什么事都是非常的谨慎。而有些人就不是这样,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阮籍等在这点上,跟中国人一般性格都不太一样。这些我们不讲太多,主要讲他的诗。

柯:晋代诗人里面,阮籍的诗是非常好的。他不仅会写诗,还有写赋,诗、文、赋都写得很好,但最好的,确实大家公认的,就是他的咏怀诗82首。所以这82首是他的代表作。

所谓咏怀诗无非就是抒发内心的志向情怀,这一类的诗就叫做咏怀诗,这个不难理解。吟咏怀抱,志向,情感,就是抒发这种内心世界感情,抒情为主,是一种抒情诗。

那么饶宗颐先生,他和阮公的咏怀诗,都收入《长洲集》。一共82首,和阮籍一样也是82首。这些和诗写于1961年。

讲到和诗,大家这里就要注意的是,什么叫和诗?和诗,实际上就是唱和,或者是和答。别人写了一首诗,针对这首诗来表达我的看法。讲得通俗一点,就是这样的意思。和诗必须与原诗有关联的,不管是赞成对方的观点还是反对他的观点,你高兴也好,反感也好,总之必须跟对方的诗的内容有关联。这样的诗,用来应答对方,就叫做和诗。当然,这个写第一首诗的人可以在你眼前,跟你是熟悉的朋友,也可以不在你眼前,跟你不是朋友、不熟悉。但是你读了他的诗以后,有所感触,你就来写,来应答他的诗。这是可以的。饶公和阮公的诗,他跟阮籍是不认识的,他们隔了这么多年,1000多年嘛。所以,和诗不一定是当面来回应的。和诗主要是在内容方面回应,但是有讲究,最早是和意不和韵,后来就讲究要同韵。同韵,就是说,你用它的韵,这个时候叫做从韵。以前最早的时候和意不和韵,就不叫从韵。后来,如果用它的韵,那就叫做从韵。但是从韵有好几种情况,一种是用它的韵但不用它的字,还有一种是既用它的韵又用它的字,最后是非常严格的,用它的韵又用它的字,而且那个韵字的排列次序要一模一样。这叫依韵,依次押韵,也叫步韵,这种是最难的。比如说,饶公他和阮公的诗基本上就是依韵,或者步韵,步他的韵,就不仅用他的韵而且用他的字,还要按照他用字的顺序,这就做步韵,是最难的。

我们拿这个例子来看。比如说,饶公和阮公的第一首,你看这个韵是:琴、襟、林、心。饶公和阮公,也是用了这样的一个韵,而且是同一组的字,顺序也一摸一样。是不是啊?琴、襟、林、心;他也是,琴、襟、林、心。完全是一样。这就做步韵。饶公和阮公的82首诗,大体粗看一下,是步韵,都是步韵。所以写起来是不容易的,而饶公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写出来了。据说当时他一天写十几首。没有平时的积累,那是不可能的。其实,阮公的咏怀诗是五言诗,唐代以前的诗一般不是格律诗,称为古诗。注意,因为我看了我们的试题里面,有一点问题。叫古诗就行了,叫五言诗就行了,不要叫格律诗。它不是格律诗,格律诗是梁代萌芽、唐代形成的,有很严格的规范。因为是唐代形成的,唐人把它叫做近体诗。近体诗,就是指唐代形成的格律诗。阮公的诗,多数是五言,少数是四言,不是格律诗,我们称为古代五言诗就可以啦。

那怎么来看待阮公的咏怀诗?阮公的咏怀诗,总的来讲可以说是感时触事,“发愤以抒情”之作,抒发"悲喜怫郁"的感伤情怀。

历来有这么一种看法,就是觉得阮籍的咏怀诗意味是深长的,深远的。但是他所咏者何,他究竟咏什么,大家感觉到不清楚,很难猜测。所以《文心雕龙》《诗品》的作者以及后来还有一些注释家比如李善,唐代的李善等等,他们都感觉到,阮籍的咏怀诗,弄不清他的主题是什么,弄不清他所写的针对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所以才有这样的评价,“阮旨遥深“、“厥旨渊放”;“归趣难求”,难求是弄不清楚,他的归趣是什么?他的意蕴是什么?弄不太清楚。所以”百代之下,难以猜测”。我们没有专攻阮公的诗的人都知道。历来有种说法,他的诗是一个迷。到今天,我们还弄不太清楚。那么这样讲有没有道理呢?有道理。但是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们认为他,总的来讲,情调、基调我们是清楚的,那就是一种深广的人生悲哀与忧愤。但是问题是,他为什么悲哀?他第一首,就很明显很悲哀啦,是吧?抒情主人公,夜深人静的时候,没办法睡着;他起来弹琴,一轮明月高悬于空中,月光穿过单薄的帏帐,清风吹拂着我的衣襟;孤鸿在野外悲号,翔鸟在北林鸣叫;我在月光下徘徊逡巡,能见到什么呢?不过是独自伤心罢了!写的就是这样一种感情,很悲凉,带着忧愤。为什么他会伤心?为什么会悲凉?我们可以把镜头聚焦到魏晋时代,司马氏和曹家争斗砍杀,争权夺利,斗争非常残酷。而那个时候的文人,你要不就依附着曹家,要不就依附于这个司马氏。在这样的情况底下,很多文人卷进了政治风波以后,深陷不幸。竹林七子里面大多数被杀,还有一些不是竹林七子,像何晏这些人,也一样都被送上断头台。所以,文人在这个险恶的政治斗争中,最好不要去跟风。这是我的看法。当然,阮籍在这点上,就比较特别。他非常忧愤,但是他也确实不愿意去跟风。所以,他一方面表达他的悲愤,但另一方面也要考虑不要去得罪那些权势。所以,我们读他的诗的时候,感觉到是一个迷。他非常隐晦,非常曲折的地表达他的愤怒。是这样。

所以才会使得一些人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大概是这样。时间关系,这里没办法再展开来讲。

阮籍的咏怀诗表达感情的时候,在艺术表现手法上非常好。最突出的就是,比兴手法和象征手法。他通过一种生动的意象,生动的形象,来表达那些无形的感情。诗歌,文学,它要表现那些无形的东西,往往用那些有形的事物和形象来表现。这点大家可能都知道。比如说,“问君能有几多愁”。这个愁是无形的,那么怎么让人家感受到呢?那就用”一江春水向东流”,就是有形了。春水,一江春水,就是一个意象。诗歌往往通过意象来表达内心的思想感情,或者说这个意象也是体现了一定的意蕴的形象。这就是意象。意象是人心营构的,不是自然形象,是有意地通过一定的形象来表达一定的意,这就叫做意象。阮籍的咏怀诗的最大的特点就是通过生动的形象,表达他的内心的这种情感。阮诗这样。那么饶诗和阮诗又如何呢?饶公的诗,基本上跟阮公相通的地方就是忧患意识比较深厚。至于饶公为什么在60年代初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呢?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这里不讲。但很明显的是,他们心灵相通。所以,他才想到要来和他的诗。要和一个人的诗,总有原因的。我自己是有这个体会的。这个我们不去追究它。但是有一点很明显就是,他们的忧患意识是相通的。

好,那么他跟阮诗有什么不同呢?不同在于阮诗过多的忧患和悲凉,情绪、情调比较低沉。而饶公和诗的特点是,比较潇洒,比较开朗,比较超脱。这点,就是他跟阮公不一样。阮公的咏怀诗常常在感叹时光的流转中感叹人生的无常,情感低沉消极,饶公却能以超越心态对待世俗生活中的不如意,对未来充满乐观。如和诗第一首:

寒涛初洗耳,可以罢鸣琴。

飒飒远风生,聊尔涤烦襟。

芭蕉舒新绿,三两未成林,

看看似相识,欲与盟素心。

诗一开头就是:寒涛可以洗涤心灵啊,鸣琴的哀音可以停止了,就像和第二首表达要用江水洗涤离别的愁肠一样洒脱乐观;你看,芭蕉的新叶已经舒展开来,万物多么可爱,生活多么美好。和诗第三首:

刻意迟春回,心花发桃李。

凋年此夕尽,明朝岁更始。

弃我者昔日,去程生荆杞。

今昔苦络绎,有如足随趾。

旋磨不能休,高歌望我子。

畏佳风满林,吹万待其已。

首句“刻意迟春回,心花发桃李”,一开始就是欢快、积极的情调;心如花一样开朗愉快!虽然旧的一年就要过去,但明天又是新一年的开始,春天还会到来,生活依然充满了希望。和诗第四首:

海势到此穷,稍出即坦道。

鸡犬忽成村,佳兴知常保。

南服冬无雪,行处皆春草。

四时不可分,无为颂难老。

孤屿媚中流,容光日姣好。

这里描绘的也是一幅美好的生活图景;表达的是,人生虽然会由少年而老年,但无须为此而苦恼,坦道在前,春草处处,人生前景是美好的。和诗第十三首:

苍海与碧天,相去等唯阿。

填海以为门,欲阻西日过。

一夫可当关,保疆不在多。

海诚志士泪,经天赋倾河。

风起看云飞,万古一咨嗟。

诗人面对人间的风云变幻,显示了一种超脱达观的心态,豁达开朗的心境。……

这或许就是“和阮而非阮”、“步古人之韵,而为今人之诗”的深刻意味吧!

饶公和诗属于古典五言体式,既讲究韵律也比较自由;从内容看,不仅用典深博,且感情真切,意境高远;作为学者与诗人,其咏怀诗更体现了学问与诗情、哲理与意象的高妙统一。季羡林先生曾说饶教授的诗词是“以最纯正之古典形式,表最真挚之今人感情”。我想此说极是。当然,饶公的诗,当我们在说饶公的诗写得很不错的时候,我觉得也不要过头。饶公的诗也有他的不足。这里就不谈了。

好,这是我今天的发言。谢谢!

文稿已经本人校对修订


证书

为进一步加快创新人才培养,进行“互联网+”和中文学习教学常态有机结合探索研究,挖掘潜能优势,整合各地各领域可共享可持续发展的资源,提供师资培训研习,平板电脑创新学习,在线创新学习多方面的分享交流研讨,共同探索新规律,推动创新科技应用于中文学习探索研究持续发展。(以上是已获香港政府批准的项目宗旨申报内容)。

纵横码发明人:香港苏浙沪同乡会永远名誉会长周忠继先生

1.国际联席专家委员会顾问(特邀荣誉):周伯英先生、顾明远教授、谢锡金教授、欧阳代娜老师、陈德怀教授、李志民教授

2.国际联席专家委员会总干事兼常务副主任:(经香港政府批准的本项目负责人)林小苹老师

3.国际联席专家委员会(特邀荣誉)主任:顾明远教授、陈德怀教授

4.国际联席专家委员会(特邀荣誉)委员:欧阳代娜老师、周满生教授、伊道恩主任 、祁永华副教授、曾金金教授(台湾)、 谢贵兰教授(美国)、谢锡金教授、
   梁宁建教授、谢维平教授、许德宝教授和靳洪刚教授(澳门) 、高小平博士(澳大利亚)、孟素琴老师、陈军老师、郑志鸿老师、周念丽教授、倪文锦教授、
   叶赐添(原)校长、刘雍潜研究员、周励群老师、岑绍基博士、郭启兴院长、游欣恩和刘冠贤(奥地利) 汤山教授(日本)美国MIT廖灏翔博士、施仲谋教授、
   谢家浩博士、柯汉琳(教授、博导) 院长、周小蓬副教授、林晖副教授、王亚芸老师、唐吉民老师、李重副教授、罗嘉怡助理教授(HKU)、美国MIT廖灏翔博士、
   美国UW于丽萍老师(名单待续)(排名不分先后)

5.专家联席会副主任(特邀荣誉):周满生教授 、欧阳代娜老师、苏立康教授、张定远教授、伊道恩主任、刘雍潜研究员、曾金金教授、谢贵兰教授、靳洪刚教授、
   许德宝教授、梁宁建教授、倪文锦教授、周励群老师、郭启兴院长、施仲谋教授、柯汉琳(教授、博导)院长、周小蓬副教授、林晖副教授、王亚芸老师、唐吉民老师、
   谢维平教授、美国MIT廖灏翔博士、美国UW于丽萍老师(排名不分先后)

6.纵横数码在线和移动创新学习资源平台创始人与总策划:林小苹老师

7.纵横汉字输入系统技术支持:苏州大学纵横研究所

8.技术支持:广州双快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组:彭少桦、苏志康、何嘉浩等 技术组QQ:2543988009 邮箱:2543988009@QQ.com

9.国际专家联席会中国内地属下地方分会:

   (1)广东分会:会长:柯汉琳教授、博导、院长;副会长:周小蓬副教授;林晖副教授;王亚芸老师;唐吉民老师;秘书长,韩后博士;副秘书长:夏雪景;曾洁博士;
      秘书助理:谢诚

10.国际专家联席会广州办事处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中信广场国际公寓东塔3005 电话:020-38773763

    国际专家联席会香港办事处:香港皇后大道西335-339崑保商业大厦1004室,电话:852-28030232

    林小苹总干事联系方式    联系QQ:138092338邮箱: 138092338@QQ.com、linxp02@yahoo.com.hk     香港联系方式:852-98138969

广州双快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为本网站,保护所有版权  盗版必究   粤ICP备15110125号-2